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33 吃醋

时间:2019-08-08 来源:www.const-meter.com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曼开始起哄,“说吧说吧,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悲含摊摊手,一脸不情愿,“我去,怎么这么背…”他紧接着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合欢,“真心话吧。”

  合欢与小曼交换了个眼神,就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上次去旱冰场,有个女孩跟你搭讪,说,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还未等悲含开口,江离却冷冰冰的嫌弃:“什么问题!”

  悲含哈哈大笑,“不许反悔,就这个问题了。”

  合欢白了一眼江离,就将视线转到了小曼身上,见她一脸期待又紧张的表情,合欢就无比兴奋,她推着悲含的胳膊,“快说快说…”

  谁知悲含摸了摸后脑勺,竟一脸茫然,“你说的哪次啊,我怎么不记得…”

  ……

  笑声一直持续到深夜,席间合欢偷偷看过江离好几次,她从没发现过,原来江离笑起来竟会那么好看。那样阳光、明朗的一个笑容刻在那张明眸皓齿的脸上,只要瞅上一眼都会觉得像是给自己眼睛洗澡一般让人欲罢不能。

  最后一个回合,倒霉的依旧是悲含。

  为了替小曼一探究竟,合欢借着酒劲就起哄问悲含有没有真正喜欢的人。

  哪知悲含闻言竟将自己含情脉脉的眼神转向了合欢,这给合欢吓了一激灵,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即跟着窗外吹进来的寒风袭遍全身。

  第一次见悲含的时候,小曼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与江离相比,他俩除过在性格和学习成绩上天差地别,其他方面还真的是不分伯仲。相反,悲含能言善辩善于社交,比起江离来,性格简直不要好太多。

  动心是在什么时候呢?

  小曼仔细回想,发现并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来形容这种东西。

  在这之前,她并不知道悲含喜欢合欢,可是现在,她不得不怀疑,在她认识悲含之前,甚至在更之前,他早就将自己的心交给了合欢。

  “悲含,”小曼见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合…”

  “江合欢,跟我回家。”

  还未等小曼说完,江离就打断了她。

  合欢愕然。

  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紧接着她就被江离拽着胳膊拖出了悲含家。

  天气很冷。

  天空又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

  地上的积雪还没融化,就又迎来了另一场雪。

  北方这座城市总是喜欢用白色来阐释自己的魅力,这让合欢很是欢喜。她喜欢白色,也喜欢这座城市的空气。

  可现在眼前的这一片雪白世界竟然被黑夜笼罩着,合欢觉得像是自己踏入了黑洞,看不清方向,若不是江离拽着她的胳膊,迷失在这里,只是时间问题。

  她就那么被江离拽着,拖着,去往她也不知道的某个地方。她抬头看着江离的后脑勺,黑色头发融合着寂静的夜笔直在他耳根后面,墨色风衣在迎面而来的风里舞动着,衣角来回不停的触碰着自己的身体,奇怪的是,每次的碰及都让合欢有种被电击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他们停在了家门口,合欢只顾着自己遐想,又一个踉跄狠狠的撞在了江离的背上。

  鼻尖熟悉的痛感再一次迅速包裹了合欢,她仰起头轻轻揉了揉鼻子,发现别墅里一片黑暗后,不知怎的眼泪就不请自来。

  江离转过身,冷冰冰的看着自己,合欢早就觉得江离的眼神比寒冬腊月的空气还冷,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

  只不过此刻江离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除过冰冷,还有什么呢,合欢说不清。

  “你不是告诉爸妈,我们要在悲含家过夜的么?”合欢忍着痛抬头问江离。

  “你就这么想在悲含家过夜么?”江离皱着眉头,冷冷的问合欢。

  这人是不是有病。

  合欢想在心里问候江离的祖宗十八代,可她一想到这一代好像还跟自己有点沾亲带故,故而她狠狠咽了口唾沫,将话憋了回去。

  “明明是你给爸妈打电话说我们今晚不回家了,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她眨巴眨巴自己的眼睛,“再说了,爸妈现在早都睡了。”

  “没什么意思,爸妈睡了耽误你回家睡觉么?”江离掏出插在口袋的手搓了几下,将大拇指放在门上指纹解锁的位置,听到自动语音系统“欢迎回家”的提示,他拉开门回头看了一眼合欢,“你回不回家。”

  这个神经病。

  合欢实在是想不出来用什么词来骂江离。

  她气的眼睛通红,“你是不是今天又没吃药?”

  江离低头对上合欢的双眼,“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现在在犯病。”

  怎么回事,每次只要跟江离近距离接触,合欢都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似的,左边胸腔一直“咕咚咕咚”像喝水一样跳个不停,这么明显的声音,不知道江离有没有听见。

  江离再次靠近合欢,死死盯着合欢,“你再说一遍。”

  合欢招架不住离自己这样近的江离,只得推开他,还不忘还他一个白眼,才大步跨进了屋内。

  悲含家里依旧灯火通明,小曼大口大口喝着葡萄酒,虽说那酒没什么度数,可好汉架不住人多,好虎架不住群狼,即使小曼再女汉子,还是被这一杯杯下肚的酒喝的双颊通红。

  悲含晃晃悠悠夺过小曼手中的酒杯,尽管自己言语不清,但还是朝着小曼大声训斥:“喝这么多干嘛!”

  小曼呵呵一笑,“悲含,你是不是喜欢合欢?”

  悲含喝了一大口葡萄酒,倒下之前轻轻回了一句,“喜欢。”

  心痛是什么感觉呢。

  无非就是痛失所爱,爱而不得而已。

  而直到这一刻,她才发觉自己有多么喜欢悲含,是那种特别特别的喜欢,而非淡淡的喜欢。是那种到骨子里的喜欢,而非表面说说的喜欢。

  跟前的悲含已经喝的不省人事,她慢慢伸出手,摸着悲含的头发、眉毛、眼睛、嘴巴,而后心里默念:“我会慢慢追你,一直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合欢那样。”

  96

  蒲苇花

  2019.08.02 20:11

  字数 200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曼开始起哄,“说吧说吧,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悲含摊摊手,一脸不情愿,“我去,怎么这么背…”他紧接着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合欢,“真心话吧。”

  合欢与小曼交换了个眼神,就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上次去旱冰场,有个女孩跟你搭讪,说,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还未等悲含开口,江离却冷冰冰的嫌弃:“什么问题!”

  悲含哈哈大笑,“不许反悔,就这个问题了。”

  合欢白了一眼江离,就将视线转到了小曼身上,见她一脸期待又紧张的表情,合欢就无比兴奋,她推着悲含的胳膊,“快说快说…”

  谁知悲含摸了摸后脑勺,竟一脸茫然,“你说的哪次啊,我怎么不记得…”

  ……

  笑声一直持续到深夜,席间合欢偷偷看过江离好几次,她从没发现过,原来江离笑起来竟会那么好看。那样阳光、明朗的一个笑容刻在那张明眸皓齿的脸上,只要瞅上一眼都会觉得像是给自己眼睛洗澡一般让人欲罢不能。

  最后一个回合,倒霉的依旧是悲含。

  为了替小曼一探究竟,合欢借着酒劲就起哄问悲含有没有真正喜欢的人。

  哪知悲含闻言竟将自己含情脉脉的眼神转向了合欢,这给合欢吓了一激灵,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即跟着窗外吹进来的寒风袭遍全身。

  第一次见悲含的时候,小曼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与江离相比,他俩除过在性格和学习成绩上天差地别,其他方面还真的是不分伯仲。相反,悲含能言善辩善于社交,比起江离来,性格简直不要好太多。

  动心是在什么时候呢?

  小曼仔细回想,发现并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来形容这种东西。

  在这之前,她并不知道悲含喜欢合欢,可是现在,她不得不怀疑,在她认识悲含之前,甚至在更之前,他早就将自己的心交给了合欢。

  “悲含,”小曼见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合…”

  “江合欢,跟我回家。”

  还未等小曼说完,江离就打断了她。

  合欢愕然。

  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紧接着她就被江离拽着胳膊拖出了悲含家。

  天气很冷。

  天空又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

  地上的积雪还没融化,就又迎来了另一场雪。

  北方这座城市总是喜欢用白色来阐释自己的魅力,这让合欢很是欢喜。她喜欢白色,也喜欢这座城市的空气。

  可现在眼前的这一片雪白世界竟然被黑夜笼罩着,合欢觉得像是自己踏入了黑洞,看不清方向,若不是江离拽着她的胳膊,迷失在这里,只是时间问题。

  她就那么被江离拽着,拖着,去往她也不知道的某个地方。她抬头看着江离的后脑勺,黑色头发融合着寂静的夜笔直在他耳根后面,墨色风衣在迎面而来的风里舞动着,衣角来回不停的触碰着自己的身体,奇怪的是,每次的碰及都让合欢有种被电击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他们停在了家门口,合欢只顾着自己遐想,又一个踉跄狠狠的撞在了江离的背上。

  鼻尖熟悉的痛感再一次迅速包裹了合欢,她仰起头轻轻揉了揉鼻子,发现别墅里一片黑暗后,不知怎的眼泪就不请自来。

  江离转过身,冷冰冰的看着自己,合欢早就觉得江离的眼神比寒冬腊月的空气还冷,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

  只不过此刻江离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除过冰冷,还有什么呢,合欢说不清。

  “你不是告诉爸妈,我们要在悲含家过夜的么?”合欢忍着痛抬头问江离。

  “你就这么想在悲含家过夜么?”江离皱着眉头,冷冷的问合欢。

  这人是不是有病。

  合欢想在心里问候江离的祖宗十八代,可她一想到这一代好像还跟自己有点沾亲带故,故而她狠狠咽了口唾沫,将话憋了回去。

  “明明是你给爸妈打电话说我们今晚不回家了,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她眨巴眨巴自己的眼睛,“再说了,爸妈现在早都睡了。”

  “没什么意思,爸妈睡了耽误你回家睡觉么?”江离掏出插在口袋的手搓了几下,将大拇指放在门上指纹解锁的位置,听到自动语音系统“欢迎回家”的提示,他拉开门回头看了一眼合欢,“你回不回家。”

  这个神经病。

  合欢实在是想不出来用什么词来骂江离。

  她气的眼睛通红,“你是不是今天又没吃药?”

  江离低头对上合欢的双眼,“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现在在犯病。”

  怎么回事,每次只要跟江离近距离接触,合欢都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似的,左边胸腔一直“咕咚咕咚”像喝水一样跳个不停,这么明显的声音,不知道江离有没有听见。

  江离再次靠近合欢,死死盯着合欢,“你再说一遍。”

  合欢招架不住离自己这样近的江离,只得推开他,还不忘还他一个白眼,才大步跨进了屋内。

  悲含家里依旧灯火通明,小曼大口大口喝着葡萄酒,虽说那酒没什么度数,可好汉架不住人多,好虎架不住群狼,即使小曼再女汉子,还是被这一杯杯下肚的酒喝的双颊通红。

  悲含晃晃悠悠夺过小曼手中的酒杯,尽管自己言语不清,但还是朝着小曼大声训斥:“喝这么多干嘛!”

  小曼呵呵一笑,“悲含,你是不是喜欢合欢?”

  悲含喝了一大口葡萄酒,倒下之前轻轻回了一句,“喜欢。”

  心痛是什么感觉呢。

  无非就是痛失所爱,爱而不得而已。

  而直到这一刻,她才发觉自己有多么喜欢悲含,是那种特别特别的喜欢,而非淡淡的喜欢。是那种到骨子里的喜欢,而非表面说说的喜欢。

  跟前的悲含已经喝的不省人事,她慢慢伸出手,摸着悲含的头发、眉毛、眼睛、嘴巴,而后心里默念:“我会慢慢追你,一直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合欢那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曼开始起哄,“说吧说吧,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悲含摊摊手,一脸不情愿,“我去,怎么这么背…”他紧接着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合欢,“真心话吧。”

  合欢与小曼交换了个眼神,就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上次去旱冰场,有个女孩跟你搭讪,说,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还未等悲含开口,江离却冷冰冰的嫌弃:“什么问题!”

  悲含哈哈大笑,“不许反悔,就这个问题了。”

  合欢白了一眼江离,就将视线转到了小曼身上,见她一脸期待又紧张的表情,合欢就无比兴奋,她推着悲含的胳膊,“快说快说…”

  谁知悲含摸了摸后脑勺,竟一脸茫然,“你说的哪次啊,我怎么不记得…”

  ……

  笑声一直持续到深夜,席间合欢偷偷看过江离好几次,她从没发现过,原来江离笑起来竟会那么好看。那样阳光、明朗的一个笑容刻在那张明眸皓齿的脸上,只要瞅上一眼都会觉得像是给自己眼睛洗澡一般让人欲罢不能。

  最后一个回合,倒霉的依旧是悲含。

  为了替小曼一探究竟,合欢借着酒劲就起哄问悲含有没有真正喜欢的人。

  哪知悲含闻言竟将自己含情脉脉的眼神转向了合欢,这给合欢吓了一激灵,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即跟着窗外吹进来的寒风袭遍全身。

  第一次见悲含的时候,小曼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与江离相比,他俩除过在性格和学习成绩上天差地别,其他方面还真的是不分伯仲。相反,悲含能言善辩善于社交,比起江离来,性格简直不要好太多。

  动心是在什么时候呢?

  小曼仔细回想,发现并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来形容这种东西。

  在这之前,她并不知道悲含喜欢合欢,可是现在,她不得不怀疑,在她认识悲含之前,甚至在更之前,他早就将自己的心交给了合欢。

  “悲含,”小曼见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合…”

  “江合欢,跟我回家。”

  还未等小曼说完,江离就打断了她。

  合欢愕然。

  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紧接着她就被江离拽着胳膊拖出了悲含家。

  天气很冷。

  天空又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

  地上的积雪还没融化,就又迎来了另一场雪。

  北方这座城市总是喜欢用白色来阐释自己的魅力,这让合欢很是欢喜。她喜欢白色,也喜欢这座城市的空气。

  可现在眼前的这一片雪白世界竟然被黑夜笼罩着,合欢觉得像是自己踏入了黑洞,看不清方向,若不是江离拽着她的胳膊,迷失在这里,只是时间问题。

  她就那么被江离拽着,拖着,去往她也不知道的某个地方。她抬头看着江离的后脑勺,黑色头发融合着寂静的夜笔直在他耳根后面,墨色风衣在迎面而来的风里舞动着,衣角来回不停的触碰着自己的身体,奇怪的是,每次的碰及都让合欢有种被电击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他们停在了家门口,合欢只顾着自己遐想,又一个踉跄狠狠的撞在了江离的背上。

  鼻尖熟悉的痛感再一次迅速包裹了合欢,她仰起头轻轻揉了揉鼻子,发现别墅里一片黑暗后,不知怎的眼泪就不请自来。

  江离转过身,冷冰冰的看着自己,合欢早就觉得江离的眼神比寒冬腊月的空气还冷,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

  只不过此刻江离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除过冰冷,还有什么呢,合欢说不清。

  “你不是告诉爸妈,我们要在悲含家过夜的么?”合欢忍着痛抬头问江离。

  “你就这么想在悲含家过夜么?”江离皱着眉头,冷冷的问合欢。

  这人是不是有病。

  合欢想在心里问候江离的祖宗十八代,可她一想到这一代好像还跟自己有点沾亲带故,故而她狠狠咽了口唾沫,将话憋了回去。

  “明明是你给爸妈打电话说我们今晚不回家了,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她眨巴眨巴自己的眼睛,“再说了,爸妈现在早都睡了。”

  “没什么意思,爸妈睡了耽误你回家睡觉么?”江离掏出插在口袋的手搓了几下,将大拇指放在门上指纹解锁的位置,听到自动语音系统“欢迎回家”的提示,他拉开门回头看了一眼合欢,“你回不回家。”

  这个神经病。

  合欢实在是想不出来用什么词来骂江离。

  她气的眼睛通红,“你是不是今天又没吃药?”

  江离低头对上合欢的双眼,“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现在在犯病。”

  怎么回事,每次只要跟江离近距离接触,合欢都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似的,左边胸腔一直“咕咚咕咚”像喝水一样跳个不停,这么明显的声音,不知道江离有没有听见。

  江离再次靠近合欢,死死盯着合欢,“你再说一遍。”

  合欢招架不住离自己这样近的江离,只得推开他,还不忘还他一个白眼,才大步跨进了屋内。

  悲含家里依旧灯火通明,小曼大口大口喝着葡萄酒,虽说那酒没什么度数,可好汉架不住人多,好虎架不住群狼,即使小曼再女汉子,还是被这一杯杯下肚的酒喝的双颊通红。

  悲含晃晃悠悠夺过小曼手中的酒杯,尽管自己言语不清,但还是朝着小曼大声训斥:“喝这么多干嘛!”

  小曼呵呵一笑,“悲含,你是不是喜欢合欢?”

  悲含喝了一大口葡萄酒,倒下之前轻轻回了一句,“喜欢。”

  心痛是什么感觉呢。

  无非就是痛失所爱,爱而不得而已。

  而直到这一刻,她才发觉自己有多么喜欢悲含,是那种特别特别的喜欢,而非淡淡的喜欢。是那种到骨子里的喜欢,而非表面说说的喜欢。

  跟前的悲含已经喝的不省人事,她慢慢伸出手,摸着悲含的头发、眉毛、眼睛、嘴巴,而后心里默念:“我会慢慢追你,一直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合欢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