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娴:来日纵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

时间:2019-11-17 来源:www.const-meter.com

陆涛音乐2019.11.2我想为陈奕迅分享

黄伟文的《1874》

“我还没有遇到我完美的爱人,你根本没有出现或者已经去世 “陈奕迅出生于1974年,所以”孤独的爱人出生于1874年,仅仅一百年前和一个世纪前。" "

1874陈奕迅-举办一场人生音乐会

这首歌后来被陈慧娴重新演唱以赋予另一种味道 有人说陈奕迅版本就像是1974年的电话,陈慧娴版本就像是1874年的回应 一代又一代的歌手用他们的声音完成了一个跨时代的会议。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经常销售白金专辑的陈慧娴是当时唯一能与梅艳芳竞争的女歌手。

1874陈慧娴-回到普里西拉30周年音乐会

飞兔子去 陈慧娴早已从音乐界淡出,她的歌曲伴随着几代人度过了不眠之夜。 只有一句话:“在未来,它将是千千的扁鹊歌,在我的路上飘荡在远方。” “帮助无数人治愈成长的创伤

1984年,刚刚参加音乐会的陈慧娴接到一个电话。 她没想到,因为她喜欢唱歌,经常参加学校活动,她会为自己赢得进入唱片公司的机会。

20世纪80年代的香港音乐界原本是一个成熟的风格。突然,日本女孩偶像变得流行起来。 一家名为安利的唱片公司瞄准风向,适时将陈慧娴、陈乐民和李志山作为青年团体推向公众。 在发行的《少女杂志》专辑中,陈慧娴的《逝去的诺言》是最受欢迎的,并获得了今年最有前途的新人奖。

失去承诺的陈慧娴-真正的经典-陈慧娴

一首由一个不太融入世界的年轻女孩唱的悲伤的歌削弱了许多苦涩抱怨的味道。它的声音清晰而委婉,有“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里”的美 这个

19岁的女孩开始职业生涯时尝起来是红色的。同时,她也感受到了成为公众人物的压力。 那时,陈慧娴又小又瘦。他不够大,看起来像个小学生。他的外表完全不符合公众审美。 制作她的唱片的工作人员觉得她不漂亮,不相信她会变得受欢迎。 她受欢迎后,在街上被认出来了。 那些人会说,“她是陈慧娴。她又瘦又不漂亮。” ”陈慧娴听得越来越多,觉得不如他的外表

幸运的是,她擅长唱歌,受到公司的高度赞扬。 半年后,她发行了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故事的感觉》。主唱《多少柔情多少梦》接管了《逝去的诺言》,用“温柔的水和风”传递了女孩的担忧。

多少温柔,多少梦想陈慧娴2000年全球超级巨星系列陈慧娴

在短短两年内,陈慧娴已经在音乐行业占有一席之地,但安利唱片却陷入财务困境,无法继续运营。 三姐妹各奔东西,一个初次登场,一个走向事业发展;转向儿童节目主持人;波林看中了陈慧娴,并继续她的歌唱之旅。

此时,香港流行音乐已经进入蓬勃发展时期。 “顺风顺水送我青云”陈慧娴成功进入事业巅峰 宝丽来根据陈慧娴年轻女孩的特点做出大胆的改变,模仿东方路线,改变古老年轻聪明的外表,变得真正现代时尚。 音乐的风格也已经从简单和质朴转变为都市和动感。 当

《跳舞街》问世时,它触及了城市的中心。

陈慧娴舞蹈街-陈慧娴金曲精选26

天黑前一分钟。没有必要急于走向成功或失败。时间像闪电一样飞逝。如果你想快乐,你应该去街上。 年轻的气息就像一杯卡布奇诺给疲惫的都市人。

然后她充满无限活力地问你,“你今晚想跳舞吗?”

声音圆润清晰,享受及时播放音乐的乐趣。《跳舞街》荣获1986年十佳翡翠纯金最受欢迎迪斯科歌曲奖 在宝丽来时代,陈慧娴每年都会推出金曲。 当人们在《傻女》年仍在重拾旧梦,幻想着“再次扮演一个美丽故事的主人,扮演过去一年与你共眠的爱人”时,他们又松了一口气。

傻女人陈慧娴永远是你的陈慧娴

浮萍离开海洋,明天就住在某个地方 风、浪和波浪总是会导致一些人分开。 “命运在风中飘荡,命运在注视着这一生,你我都在凝视着那一刻,泪水在我的心里落下 “到处走走,总会有一些人再见面的

生活在陈慧娴,明天的某个地方-秋天的颜色

谁在黄金海岸,谁在烽火的另一边,你和我此刻都在回首往事,同情彼此的处境 《人生何处不相逢》唱着“微笑相见,结束仇恨”的味道。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婚姻给它带来了难以形容的想法。

在充满英雄和偶像的香港音乐全盛时期,陈慧娴以其独特的音色和娴熟的技巧赢得了“第一女声”的赞誉。 出乎意料的是,在事业的巅峰时期,陈慧娴突然选择了出国留学。 1989年是香港音乐产业的特殊一年。 张国荣宣布退出音乐产业。一年前,谭咏麟宣布退出该奖项。梅艳芳也将宣布退出明年的音乐奖项竞争。 然而,被视为梅艳芳接班人的陈慧娴今年宣布,她将赴美国留学。

这些全能的人物在进入20世纪90年代时都选择放慢他们的职业生涯。 在她离开之前,陈慧娴的告别专辑《永远是你的朋友》,《千千阙歌》,让她达到了辉煌事业的巅峰。

千千奎格陈慧娴永远是你的朋友

《千千阙歌》覆盖了当时日本巨星近藤真彦的作品,梅艳芳的《夕阳之歌》同时覆盖了这首歌。 两首歌,相同的旋律,不同的歌词,不同的安排,不同的歌手,不同的诠释 陈慧娴版的《千千阙歌》不仅在聚光灯下不弱,在销量、口碑和人气方面甚至将梅艳芳的《夕阳之歌》推了回来。它在1989年成为一首同样引人注目的热门歌曲。

也许,与《夕阳之歌》的英雄气概相比,《千千阙歌》的离别悲伤是我们生活中的平常事 她上了飞机,然后离开了。 他不仅离开了他的事业,也离开了他心爱的人。

”慢慢回首,曾经属于彼此的夜晚,红色依然是你,曾经阳光照耀在我心中;如果我流下愚蠢的眼泪,我希望我能同情并原谅你。如果我明天早上离开你,这条路可能会漫长而孤独。 “

告别相册,有一首歌叫《夜机》 略带伤感的歌词,描绘了一个凉爽的夜晚,华丽的前奏,唱出了孤独的灵魂

夜间机器陈慧娴-千千奎格

离开细雨和星光。明朝初期不要惊慌。去遥远的地方。我可以忘记一个并把它寄给你吗

我想知道陈慧娴的歌是否被唱给了于奥丁 陈慧娴加入宝丽来,奥丁余从《跳舞街》年开始成为她的音乐制作人,之后的每首歌几乎都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奥丁余在陈慧娴的事业成就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那时,女孩很年轻,只有那时她们才从学校走向社会。 家里的一切都由她的父母照顾。八岁的哥哥在工作中为她打理一切,慢慢地,她开始感到精神焕发。 奥丁余性格内向沉默寡言,陈慧娴活泼大胆,所以她几次主动出击进行测试,郎青的妾也愿意加入她。

这段恋情在张学友的歌唱比赛中被拍了下来。由于对家庭的严格控制,陈慧娴害怕得要死。 回家后,我妈妈严厉地说,“你背着我约会,我要掐死你。” “换句话说,奥丁宇是温柔善良的。他很好地照顾他天真浪漫的女儿,他的家人默许了。 在那段时间里,陈慧娴非常高兴。在工作和情感上,她非常依赖他。 奥丁余也非常爱她,允许她反复无常。

有时录音安排在下午。陈慧娴觉得自己身体不好,或者因为前一天睡眠不好,她改变了录音时间。有时张学友和他的妻子在唱歌。陈慧娴也跑进来和于奥丁一起看,并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 陈慧娴非常幸运,事业成功。他遇到了一位优秀的音乐制作人和男朋友,并全程陪同。 如果进展太顺利,你很少考虑任何事情。

白雪公主陈慧娴-回家吧

妈妈和爸爸最初禁止她进入娱乐圈。看到女儿真的爱她,他们允许她尝试,但她不能耽误学习。 结果,她变得非常受欢迎。她太忙了,没时间考虑她的学习。陈慧娴和她父亲讨论了她是否可以暂时全心全意地唱歌,这样当她赚到足够的钱时,她将来就可以出国自学了。 爸爸说,“那你必须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

陈慧娴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她年轻的时候,她父亲说她太脆弱了,不能加入女童子军,所以她不会去。除了橙汁,外面不准喝酒。她真的只喝橙汁。 在进入娱乐圈之前,我父亲和唱片公司负责她的工作的人一起吃饭,只有在了解他们之后,我才让她签了合同。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你父亲,如果你存够了钱,你应该去上学。 这是唯一的选择

当你受欢迎的时候离开是不是很遗憾?她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每个人都说她是个“傻女孩”,她也不以为然。 离开前,奥丁余在电话里问她:“你说了我父母要我做的一切。你想过你想做什么吗?”

当陈慧娴听到这个问题时,她感到很奇怪。她不明白。 六年的关系就这样结束了。

凡事都有得有失。至少独自去了其他国家的陈慧娴已经独立了。在她完成大学学业后,她严厉的父亲不再对她施加更多的限制,把她视为成年人。 美国锡拉丘兹位于一个偏远的地方,陈慧娴在那里学习了四年心理学 近年来,香港的音乐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陈慧娴学习期间,宝丽来工作人员飞往美国为她录制了一张新专辑。其中,歌曲《归来吧》 《飘雪》变得非常流行,并很快流行起来。

回到陈慧娴-回来

这并没有让她在留学归来后继续她的辉煌事业。 当一个歌手在最热的时候辞职,这意味着他的事业在他的黄金时代显得苍白/[/k0/。 此时,四天王时代来临,音乐领班女歌手的位置被王菲、郑秀文等人牢牢占据。 大多数和她一起工作的工作人员都换成了新的,彼此不熟悉。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前女王的职位。

陈慧娴一直受到照顾,无法适应这种情况。她不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也不知道在遇到问题时如何与人交流。 当和黄子华一起做节日广播节目时,黄子华问道,她会回答不相关的问题。 关掉收音机,陈慧娴也不会和他说话。 她不太在乎别人的感受,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是因为这个青少年很受欢迎,而且一直受到很好的保护。她不知道 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人际关系”的概念

30岁以后,她第一次经历了人生的低谷。 从开始到现在,她几乎没有朋友,也不知道如何信任别人。她所有的不快都藏在心里。 直到有一天我回到家,我发现我心爱的猫从27楼跳下来摔死了。 她的情绪爆发了,她焦虑不安。 在治疗期间,她完全和缓慢地恢复了自我。

陈慧娴是一个爱哭胜过爱笑的人。他不喜欢记起不愉快的事情。 看看她在节目中的样子,她永远是那个笑个不停,脸上带着可爱微笑的人。 智者可以通过一点经验来理解。 她有过几次恋爱,每次都持续不了多久。 对其他人来说,也许很受伤 她说:“我非常相信命运和命运。命运安排你在哪里结束取决于双方的所作所为 “

为了事业,她也想明白,自己只是喜欢唱歌,除了唱歌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总是会唱歌

在2018江苏卫视新年音乐会上,她又唱了《红茶馆》。她身体状况极佳。她仍然精力充沛,微笑着,快乐着。 与她第一次唱这首歌相比,她似乎只是长大了。

我们听了她的歌。不管歌曲有多悲伤,它们都是悲伤的,没有伤害到她。因此,每个人都称她为“治疗女王” 这是简单快乐的人能带来的力量。

收集报告投诉

黄伟文为陈奕迅写了一封《跳舞街》

“我还没有遇到我完美的爱人,你根本没有出现或者已经去世 “陈奕迅出生于1974年,所以”孤独的爱人出生于1874年,仅仅一百年前和一个世纪前。" "

1874陈奕迅-举办一场人生音乐会

这首歌后来被陈慧娴重新演唱以赋予另一种味道 有人说陈奕迅版本就像是1974年的电话,陈慧娴版本就像是1874年的回应 一代又一代的歌手用他们的声音完成了一个跨时代的会议。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经常销售白金专辑的陈慧娴是当时唯一能与梅艳芳竞争的女歌手。

1874陈慧娴-回到普里西拉30周年音乐会

飞兔子去 陈慧娴早已从音乐界淡出,她的歌曲伴随着几代人度过了不眠之夜。 只有一句话:“在未来,它将是千千的扁鹊歌,在我的路上飘荡在远方。” “帮助无数人治愈成长的创伤

1984年,刚刚参加音乐会的陈慧娴接到一个电话。 她没想到,因为她喜欢唱歌,经常参加学校活动,她会为自己赢得进入唱片公司的机会。

20世纪80年代的香港音乐界原本是一个成熟的风格。突然,日本女孩偶像变得流行起来。 一家名为安利的唱片公司瞄准风向,适时将陈慧娴、陈乐民和李志山作为青年团体推向公众。 在发行的《1874》专辑中,陈慧娴的《少女杂志》是最受欢迎的,并获得了今年最有前途的新人奖。

失去承诺的陈慧娴-真正的经典-陈慧娴

一首由一个不太融入世界的年轻女孩唱的悲伤的歌削弱了许多苦涩抱怨的味道。它的声音清晰而委婉,有“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里”的美 这个

19岁的女孩开始职业生涯时尝起来是红色的。同时,她也感受到了成为公众人物的压力。 那时,陈慧娴又小又瘦。他不够大,看起来像个小学生。他的外表完全不符合公众审美。 制作她的唱片的工作人员觉得她不漂亮,不相信她会变得受欢迎。 她受欢迎后,在街上被认出来了。 那些人会说,“她是陈慧娴。她又瘦又不漂亮。” ”陈慧娴听得越来越多,觉得不如他的外表

幸运的是,她擅长唱歌,受到公司的高度赞扬。 半年后,她发行了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逝去的诺言》。主唱《故事的感觉》接管了《多少柔情多少梦》,用“温柔的水和风”传递了女孩的担忧。

多少温柔,多少梦想陈慧娴2000年全球超级巨星系列陈慧娴

短短两年时间,陈慧娴在歌坛已有一席之地,法安利唱片公司却陷入财政困难,无法继续经营。一块出道的三姐妹各奔东西,一个到商界发展;一个转做儿童节目主持人;陈慧娴则被宝丽金看中,继续歌坛旅程。

此时,香港流行音乐进入如火如荼的发展时期。“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陈慧娴也顺利迎来事业高峰。宝丽金在陈慧娴青春少女特质的基础上,作出大胆改变,模仿东洋路线,一改往日青春乖巧的模样,真正摩登时尚起来。曲风上,也由古朴隽永变得都市、动感。

《逝去的诺言》 一经面世,就拨动了城市的心。

跳舞街陈慧娴 - 陈慧娴金曲精选26首

差一分钟天就黑晒,毋须急于赶计成败,光阴好比闪电飞快,想开心应该去街。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像给劳累的都市人来上一大杯卡布奇诺。

然后她还活力无限的问你“Do you wanna dance tonight?”

圆润清澈的嗓音,及时行乐的快意, 《跳舞街》 当仁不让获得1986年十大劲歌金曲最受欢迎Disco歌曲奖。 在宝丽金的时光,陈慧娴每年都有金曲献上。当人们还在 《跳舞街》 中重拾旧梦,幻想“重饰演某段美丽故事主人,饰演你旧年共寻梦的恋人”唱歌的那个人,又替人们释怀了。

傻女陈慧娴 - 永远是你的陈慧娴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风风浪浪,总有些人会分开。“缘分随风飘荡,缘尽此生也守望,你我在凝望那一刹,心中有泪飘降。”兜兜转转,总有些人再遇到。

人生何处不相逢陈慧娴 - 秋色

谁在黄金海岸,谁在烽烟彼岸,你我在回望那一刹,彼此慰问境况。 《傻女》 唱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滋味,世上痴男怨女将难以言喻的心思都托付其中。

在群雄逐鹿、偶像林立的港乐全盛时期,陈慧娴靠自己独特的音色和纯熟的技巧,获得“第一女声”的赞誉。意外的是,事业如日中天之际,陈慧娴突然选择去国外留学。1989年对于香港乐坛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张国荣宣布退出歌坛,谭咏麟早一年宣布退出领奖,梅艳芳也将在来年宣布退出竞争音乐奖项。而被视梅艳芳接班人的陈慧娴,在这年宣布赴美读书。

这几位叱咤风云的人物,都在即将跨入九十年代时,不约而同选择放慢事业脚步。临行前,陈慧娴的告别专辑 《人生何处不相逢》 中的 《永远是你的朋友》 一曲,更令她达到了事业辉煌的巅峰。

千千阙歌陈慧娴 - 永远是你的朋友

《千千阙歌》 翻唱自当时日本超级巨星近藤真彦的作品,同时期翻唱这首歌的还有梅艳芳的 《千千阙歌》 。两首歌,同一旋律,不同歌词,不同编曲,不同歌手,不同演绎。陈慧娴版本的 《夕阳之歌》 风头不仅一点不弱,甚至在销量、口碑和传唱度上都生生逼退了梅艳芳的 《千千阙歌》 ,成为1989年风头一时无二的大热歌曲。

大概,比起 《夕阳之歌》 的豪迈苍劲, 《夕阳之歌》 的离别愁绪才是我们生活的寻常。她坐上飞机离开了。不仅是离开了事业,也离开了心爱的人。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仍是你,曾我的心中艳阳;如流傻泪,祈望可体恤兼见谅,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告别专辑里,有首叫 《千千阙歌》 的歌。略带伤感的歌词,描绘出一幅凉凉夜色,华丽的前奏之后,唱出灵魂的孤独。

夜机陈慧娴 - 千千阙歌

离离细雨茫茫星光,明朝早别来惊慌,投奔于遥遥他方,愿遗忘某寄往。

也不知陈慧娴这首歌是不是唱给欧丁玉的呢。陈慧娴加入宝丽金,欧丁玉从 《夜机》 开始当她的音乐监制,之后的每一首歌几乎是为她量身打造。陈慧娴的事业成就,欧丁玉功不可没。

那时女孩年少,才从学校中走到社会。家中凡事都有爸爸妈妈打点妥当,工作中这位大8岁的哥哥为她打理一切,慢慢她动了春心。欧丁玉内向寡言,陈慧娴活泼大胆,于是她主动出击几番试探,郎情妾意就在一起了。

这场恋情在张学友的演唱比赛上被记着拍到曝光了,陈慧娴吓得要死,因为家里管的严。回家后妈妈很凶的说:“你背着我谈恋爱,我要掐死你。”说归说,欧丁玉为人温厚,对天真浪漫的女儿照顾有加,家里也就默许了。那段日子,陈慧娴非常开心的,工作和感情上,她都好依赖他。欧丁玉也很疼爱她,由得她任性。

有时定好了下午录音,陈慧娴觉得状态不好,或者因为头天没睡好,录音时间就由她改;有时张学友他们正在录歌,陈慧娴也跑进去和欧丁玉一起看,粘住男友。陈慧娴是很幸运的,顺利走红,顺利遇到好的音乐制作人兼男友,一路都有人为自己保驾护航。太顺利,就很少会去思考什么。

飘雪陈慧娴 - 归来吧

爸爸妈妈最初是不许她进娱乐圈,看女儿实在热爱,准她试试,但不能耽误读书。结果一炮而红,工作太繁忙无法兼顾学业,陈慧娴同爸爸商量,可否暂时全心出来唱歌,等她赚够钱,将来就供自己去国外读书。爸爸说:“那你要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陈慧娴是很听话的孩子,小时候爸爸说她太脆弱,不可以参加女童军,她就不去;出去不许喝酒只许喝橙汁,她真的只喝橙汁。进娱乐圈前,爸爸同唱片公司负责她工作的人都吃过饭,了解过,才让她签约。所以既然答应了爸爸,攒够钱就应该要去读书。这是唯一选项。

当红的时候离开可不可惜?她没想过,大家都说她是“傻女”,她也不以为意。临走之前,欧丁玉在电话里面问她:

“你什么都说我父母希望我这样做,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想怎样做?”

当时的陈慧娴听到这个问题觉得很陌生,她还不懂那样想。一段六年的感情就这样终结了。

陈慧娴不是心重的人,伤心一阵子,想通就想放下了,后来和欧丁玉成了好朋友。毕业典礼的时候,欧丁玉带着太太,还有两人共同好友张学友一起飞去为她庆祝。

每件事都会有得有失,至少只身遥赴他国的陈慧娴变得独立了,严厉的爸爸在她完成大学学业后,不再对她多加管束,把她真正当做一个成人。美国雪城地处偏僻,陈慧娴在那里专心读了四年心理学。这几年,香港乐坛已风云变幻。

陈慧娴求学期间,宝丽金工作人员专程飞往美国为她录制了新唱片,其中歌曲 《跳舞街》 《归来吧》 《飘雪》 极受欢迎,迅速红了起来。

归来吧陈慧娴 - 归来吧

这并没有使她留学归来后继续事业辉煌。一个歌手在最红的时候退出,意味着在黄金年龄时事业出现了空白。这时,四大天王的时代来临,乐坛领班女歌手的位置被王菲、郑秀文等人牢牢占据。与她共事的工作人员多数换了新人,彼此陌生,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出处理这位曾经天后的位置。

一直备受照顾的陈慧娴,无法适应这种局面,她不懂如何与人打交道,遇到问题也不知如何与人沟通。在和黄子华一起做节电台目时,黄子华问一句,她会回答不相关的事。关掉收音机,陈慧娴也不会跟他聊天。她不太顾及旁人感受,不是因为自我,是因为少年走红,一路被保护太好,她不知道。她的世界里,没有“人际关系”这个概念。

三十岁之后的她,第一次经历人生低迷。从入行到现在,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她很少朋友,也不懂主动跟人倾吐,所有的不快乐都压在心底。直到有天回家,发现心爱的猫咪从27层高楼跳下去摔死。她的情绪爆发了,患上了焦虑症。在治疗的那段日子,她全然面对自己,慢慢就好了。

陈慧娴是爱哭更爱笑的人,不快乐的事情不喜欢记住。看她在节目里的样子就知道了,她永远是咯咯笑个不停的那个人,笑点低得可爱。聪明的人,经历一点事就能悟得通明白。她谈过几段恋爱,每段都未能长久。换作其他人,或许很受伤。她却说:“我很相信命运和缘分,缘分安排你们在哪里结束,就只看双方做了什么会结束。”

对事业,她也想明白了,自己就是很喜欢唱歌,除了唱歌也不知道能做什么,所以会一直唱下去。

2018年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她再唱 《红茶馆》 ,状态极佳,小小个子还是活力无限,满脸笑容,很快乐的样子。和她第一次唱这首歌时比,她似乎只是长大了。

我们听她的歌,不论歌里有怎样的离别哀愁,由她唱来都是悲而不伤的,所以大家称她是“疗伤天后”。这是简单快乐的人,才能带来的力量。